视频 国际 国内 法治 时评 政务 体育 娱乐
女性 科技 汽车 餐饮 房产 医疗 商会 节会
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牡丹江 > 餐饮 正文

父亲为救尿毒症儿子 从买低价药变成药贩子

来源: 作者:   2017/5/15 17:22:21 编辑:

分享到:

  

  蹲守医院门口的药贩子

  吉海,安徽人,今年50岁出头,早在2002年,他就做了一名“药贩子”,天天蹲守在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门口,跟出入医院的病人搭讪,从病人手中低价购买药品。

  吉海比较特别,他收的药基本上都是与肾病有关的。每天一大早,他就来到医院“蹲点”,守在抽血的地方,仔细观察过往的病人。一旦发现有人脸色不好,像是肾病患者,或者拎着一大袋药品的,他就会主动上前与人交谈,试图从对方手中低价收药。据吉海交代,有时候他也会带着病人去医院开药。每天的业务量不一样,有时一盒药也收不到,有时能收个二三盒,有时能收到十盒,他收的药,单价都挺贵,大多在三四百元,而他卖出时,基本上每盒会加十到二十元。

  吉海有个固定的下家,是来自安徽的周屈。周屈本身患有肾病,动过手术,一次偶然的机会,与吉海结识,二人便聊起了收药的事。据周屈说,老家有人患肾病,大多因为药太贵而看不起病,如果吉海能搞到便宜的药,他愿意收。自那以后,吉海便与周屈开始合作,由吉海从病人手中收药,然后再倒卖给周屈。起初,周屈都是上门来收药,合作久了,二人也熟了,操作方式便改成了快递。吉海会通过快递的方式将药寄给周屈,周屈收到药后,直接将钱打进吉海的银行账户。

  2013年8月,警方根据事先掌握的线索,在吉海位于南京的家中,将其抓获,并在其家中查获大量药品。后经药监部门鉴定,这些价值17万余元的药品,均为真药。

  经检方查明,2012年1月至2013年5月间,吉海在未取得《药品经营许可证》的情况下,通过在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门口搭讪病人,从病人手中低价收购药品,再通过快递寄给安徽的周屈,向其加价销售以获利,其间销售金额共计146万余元。

  案发后,吉海对自己收药卖药的行为供认不讳。可是,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犯法了。他说:“我用自己的钱买药,然后卖给周屈,赚点差价,我卖的都是真药,赚的钱是用来救我儿子命的,我儿子患有尿毒症……”

  13年前,吉海的儿子吉小被确诊为尿毒症,每周要做三次透析,每次300到400元钱。为了使儿子活下去,他多方求助,花光了积蓄,还把儿子每周三次的透析降为两次,可是,巨额的医药费还是让他难以为继。

  不得已,他从药贩子手中买来低价药,以此来维持儿子的生命。可悲的是,突然有一天,他从买药人的身份变成了卖药人,他加入了药贩子这一行列,他用赚来的钱替儿子看病,可儿子活了下来,他却因涉嫌非法经营罪面临牢狱之灾。

  昨日上午,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。

  儿子患尿毒症

  没钱只能买低价药

  涉足后当起药贩子

  售药金额达146万余元

  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捕

  

  儿子:“我对不起爸爸!”

  庭审结束后,记者注意到了一直默默无语的吉小。因为病魔,如今25岁的他脸色透着不正常的黑色,体格还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,由于尿毒症并发症,他的手关节和脚关节都受到了影响,走路微微有点瘸。

  “他在家走路都会跌跤,就算想喝一杯水,自己都倒不了,上楼下楼也不能自理。”提到吉小,小姨眼泪直掉。她说,自打吉海被抓后,这一家人的顶梁柱就没了,以后的日子怎么过,真替他们担心。

  采访中,一直沉默的吉小突然说话了。他说:“我对不起爸爸,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病,爸爸也不会走到这一步。”谈到为了自己受牢狱之灾的父亲,吉小的眼神很黯淡,“爸爸每年夏天都要发一次病,我现在最担心他的身体,如果要坐5年牢,我真怕他回不来。”

  吉小说:“以前,爸爸每次都会骑自行车送我去透析,再骑自行车接我回来,下雨下雪爸爸都是背着我去。”谈到将来的生活,吉小说自己没有生存能力,妈妈还要照顾年幼的妹妹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,不给妈妈添乱,希望法庭能轻判爸爸。

  

  他从买低价药变成卖药

  昨日上午,秦淮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。吉海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检方提起公诉。法庭上,吉海说出了他贩卖药品的原因。

  据吉海说,2001年,12岁的儿子吉小突然病倒,经北京301医院确诊为尿毒症。为了治病,吉海带着一家人来到南京。然而祸不单行,病魔开始不断地蹂躏这个不幸的家庭。

  吉海本来已经患有乙肝,2002年,吉海被查出有肝血管瘤,2012他又被确诊为肝囊肿,同时伴有多种并发症。另外,他的妻子因为胆结石开了两次刀,身体状况也不好。之后,吉海的妻子意外怀孕了,因为身体原因,她不得不生下这个孩子。于是,女儿吉方来到了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。

  哥哥吉小每周要做三次透析,每次花费300到400元。“正常情况下,每周要做三次,但我们没钱,只能做两次。”吉海说,即使这样,每月光透析也需要3000到4000元钱。“血透费太高了,治疗得是很好,但费用我们承受不起。”吉海感叹道。

  妻子没有工作,巨额的医药费和一家人的生活费全压在了吉海的肩上。渐渐地,他花光了家里的积蓄,借遍了亲戚,社区捐款也见了底,医院的药吃不起了。吉海开始从倒卖药品的药贩子手中买便宜的药给儿子吃。“一开始我们也不敢买,怕是假的,后来看有人吃,迫不得已才开始从药贩子手中买。”吉海说。

  

  贩药是为给孩子治病

  正是因为儿子的病,他知道了药贩子这个行当,可他万万没想到,为了能给儿子治病,他也做了“药贩子”。

  庭审中,吉海交代,他贩药所得都是为了孩子治病。“我每天都会去医院,但并不是每天都能收到药,这些药,基本上都是从病人手中收来的,有的人因为换药了,就把剩下的卖给我,有的是开得多了吃不完,就卖给我,都是真药。”吉海说,他收来的药每盒加价5元、10元卖出,最高不超过15元,利润在1%—3%。

  “一切都是为了给儿子维持生命。”吉海每每提到儿子,都会泣不成声,他说:“我们也曾想到过放弃,但只要看到儿子求生的眼神,就不忍心。”

  吉海说,2006年,老家房子拆迁,他用拆迁补偿款在南京买了套房,面积有60多平方米。有了房子,他给儿子落了户口,并申请到了医保。有了医保,吉小终于能和别的病人一样,一周做三次透析了。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会因为卖药而吃了官司,面临牢狱之灾。

  庭审中,尽管吉海一再辩解,他贩药只是为了能赚点钱给儿子治病,维持儿子的生命,其辩护人也一再强调,作为一个父亲,吉海所做的一切都情有可原,希望法庭能考虑他家的现况,酌情轻判。

  对于吉海面临的刑罚,其家人表示,愿意借钱退回非法所得,希望法庭能轻判。

  但是,检方认为,虽然吉海贩药有他迫不得已的原因,但是,个人再有需要,也不能做违法犯罪的事。

  吉海无药品经营许可证,非法经营药品,扰乱市场秩序,尽管其家中药品经鉴定是真药,但这并不能证明其已出售的药品都是真药,其私自倒卖药品的行为,可能危及他人生命,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综上,检方建议量刑有期徒刑5—7年。法庭没有当庭宣判。

  

  无奈:悲情也要承担后果

  据悉,类似的案件,秦淮警方近日已侦破多起,吉海只是其中一起。这些人中,很多人要么自己患有严重疾病,要么家人患病。据他们交代,也都因病而得知这条生财之道,甚至有人在被抓后说,自己最初是因看不起病而卖药。

  今年7月下旬,秦淮警方发现,辖区内一家大型医院和附近的药房门口,常有人回收病人用不完的药品。经过侦查,警方抓获了刘涛夫妇,并在其家中搜到了市场价达20多万元的药品。两人涉嫌非法经营罪,后因刘涛患有尿毒症,被取保候审,而他的妻子则被秦淮检方批准逮捕。

  刘涛在归案后交代,他早年就得了肾病,十多年前换了肾,但肾病并没有就此根除,目前身患尿毒症,要定期血透。和吉海相似,他也是因病干起了药贩子的行当,而刘涛的下家更多,安徽、江西等地都有。

  这些药贩子生活真的那么困窘吗?检方表示,实际情况并非如此。以刘涛为例,他称自己每个月看病要花近万元,卖药可赚五六千元,按理说应该是“入不敷出”,可民警在清查时发现,他家中还有两套房产,两部私家车,以及数十万元的基金。虽然他不承认这些是靠卖药赚来的,但他们夫妻并没工作,本身的家境也不算好,这很难解释得通。

  昨日的庭审中,吉海一再强调,他入这一行,都是为了救儿子,可是,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私自贩药,必须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。检方表示,这些药品经过层层转卖,最后流到患者手上时,质量安全很难保证。而一些对保存条件有特殊要求的药品,在离开医院后,就脱离了它所需要的环境,这可能会对药效造成损失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当这些药不是通过正规途径买卖时,很难保证不会有人偷偷修改生产日期,使一些过期药甚至是假药泛滥市场。万一因服用这种药物造成其他的健康隐患,患者想投诉也很难。

  此外,这类案件也暴露出相关部门单位在监管上存在一定的缺位。比如,医生在开药时要加强对患者身份的审核,以及药品的选择和所开的药量,医保卡监管部门也要加强对医保卡使用情况的监管。(文中人物系化名)(金陵晚报记者 陈菲 山东大学实习生 刘露琪 通讯员 秦研 美编 张韵)
相关阅读:
澳门賭场游网站 http://www.haodou.com/cook-10575455/

分享到:
图片新闻

学习步行街打造交易型网站

Google 测试在搜索结果后面加入分享链接

第一种方式肯定亏大了,上面的矿泉水例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体现

都想在这方面分一杯羹

牡丹江日报社每日牡丹江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牡丹江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